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知否》原著,盛家三姐妹的一场婚后聚会,谁的幸福刺痛了明兰

时间:01-30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9

《知否》原著,盛家三姐妹的一场婚后聚会,谁的幸福刺痛了明兰

比起华兰,如兰几乎不曾登过顾家的门。明兰有次接蓉姐儿放学,拐去她家看看,还惹她嫌弃说没带礼物就登门,其实她是嫌自家宅子简陋,怕被比较,不愿明兰多去。明兰若邀请她来澄园,看着侯府堂皇的气派,富贵的摆设,她又心头不适,嗓子眼儿冒酸气。这日华兰领着如兰一起来澄园看明兰,说起来三姐妹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,虽然华兰两家都时常走动,三姐妹也都惦记着彼此,但真正坐在一起聊天的机会却不多。这次如兰携女前来,也是来看看明兰的儿子。生了儿子的明兰抱着如兰的女儿贵姐儿,喜欢得不行,给她备了礼物,叫人拿点心给她吃,还一个劲儿地问她平时喜欢吃什么,爱做什么。如兰抱着明兰的大胖团子,一会儿亲亲脸蛋儿,一会儿摸摸小手,百般稀罕,只觉得抱在手里沉甸甸的,活似个软绵绵的秤砣,又压心又踏实。华兰在旁边唠叨着自己的三个孩子,三姐妹凑趣儿地说笑,絮叨着育儿经和家长里短,氛围非常和谐。明兰边说话边打量着这两位姐妹,如兰衣饰华贵,气色红润;华兰虽然一身素色,但眉眼间的娇态和滋润也足以证明她最近过得很好。三姐妹连说带笑,推推拉拉,笑闹了好一会儿,明兰命人治了一桌席面,烫了好些酒,吃吃笑笑了好些时辰。这样的惬意,明兰好久都不曾感受到了。1,华兰嫁入袁家近十年,一直被婆婆欺压,赔进去不少嫁妆还被故意折腾,吓哭过,流产过,还在孕期遭遇一对儿女被烫伤,整日提心吊胆,瘦成了衣服架子。好在明兰的一个鬼主意,让她摆脱了婆婆,她十年的坚持,把丈夫从愚孝的悬崖拉了回来。现在两夫妻过得蜜里调油,让人好生羡慕。袁文绍外出工作,在关口碰到几个卖蘑菇的商贩,想着华兰爱吃这些,就一夜驱马赶回家给华兰送了回来,当然还有其他目的,“突然很想她,想跟她说几句话。”这样难舍难分的桥段,让如兰听着都害臊。作为王氏的女儿,华兰是有炫耀的天性的,这个年近三十的三个孩子的妈,此刻宛若初尝恋爱滋味的少女。都说中年人谈恋爱,就像老房子失火,一发不可收拾。这对婚龄十年的夫妻,忽然双双坠入爱河,绝对是大型火灾现场。如兰想到前几日,母亲跟自己抱怨姐姐种种不肖,当时她还觉得母亲是无理取闹,看到华兰这个样子,她总算是明白了。不得不说,华兰这副爱得旁若无人,天上地下难舍难分的模样,的确蛮欠揍的。可哪怕在此刻,华兰依旧给袁文绍纳小。如兰表示不理解,被华兰横了一眼。“你姐夫常要往口外跑,天寒地冻的,没个人烧热饭,端热水能行吗?挑个老实本分的跟着在路上伺候,我才放心。”华兰的话,让明兰散开了思绪,她自认做不到像华兰这样豁达,她能“接受”顾廷烨纳妾,但绝不会主动给她纳妾。由于林小娘曾在盛家掀起过很大风浪,导致盛家女眷却妾室这种生物有着强烈的防备。当初袁夫人塞到华兰身边的那些女子,如今已经叫她清理的一干二净,没有什么能威胁到她了。可现在她却主动给丈夫纳妾,想来这样能有人帮着伺候服侍,既圆了自己的名声,又显得有派头。这年头,男人讨几房小妾就跟买车似的,有头有脸的男人,没几辆好车,都不好意思出去见人,只要不出头,不生事,完全无关痛痒。看来华兰已经练就了官宦贵妇们应有的思想高度,明兰不由得佩服起来,自己可能这辈子都达不到华兰的高度了,就算有一天能表面做得跟华兰一样好了,心里也是不甘的。2,如兰和华兰不同,她出生前后,正是林小娘在盛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。亲娘每日恨得咬牙切齿的模样,深深印在了她的脑海了,还有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庶姐,美貌才华样样胜过自己,有父亲疼爱,有得宠的生母,几乎夺走了属于她这个嫡女的所有风光。没人知道,小小的她曾经多受伤。今日三姐妹的聚会,没人邀请墨兰,甚至席间三人嬉笑闲聊,都没有半句提及墨兰,也包括明兰自己。她们愿意忘却,但不会轻易原谅。但如兰又是幸运的,小小的她在一次次碰壁和挨批后,终于学会了收敛自己的火爆脾气,还学会了冷静思考。华兰口中那个如兰挺着大肚子雨中赌气的桥段,让明兰震惊的同时也开始佩服起了她的手段。文老太太以她怀孕不能再伺候文言敬为由,提出把一直伺候文言敬的那个丫头抬为妾室,这本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如兰要是反对,就会被扣上善妒的帽子。以如兰以前的性格,怎么可能把老公拱手让人,哪怕只是一段时间,肯定会言语无状,横冲直撞的阻止。在这种本身就不占理的情况下,若是再冒冒失失地发脾气,那吃亏的肯定是如兰。而且这个丫头的危险系数很高。这种自小服侍的丫头,就算主子没有对她产生过爱情,这种自小的情分还是客观存在的,重点是,这个丫头是文家的人,她很难完全控制。就算要给文言敬纳妾,也不能是这种人。从亲娘的身上,如兰学到了娘家的威势可以震慑任何人,甚至是婆婆妯娌,但永远都不能来逼迫丈夫(王氏就是很好的反面教材)。而从林小娘的身上,她学会了示弱,谈感情,一定要谈感情。她什么都不说,只是挺着肚子站在雨中哭泣。此刻她只是个吃醋茫然的小女子,深爱着丈夫,因害怕丈夫变心而不知如何是好,什么规矩礼教都忘了,只能像受委屈的孩子一样,躲在雨中偷偷地哭。文言敬果然大为感动,深觉自己三生有幸,怎么也不能辜负这般深情厚谊。第二天就亲手打发了那个丫头,后来如兰从自己陪嫁丫头里挑了一个出来给他做通房,他也从未碰过。此战,如兰大获全胜。文老太太对新通房的样貌有意见,盛家陪嫁过去的婆子也不是吃素的,当即反驳。纳妾,一是为了伺候主子,二是为了繁衍子嗣,以康健厚道的最好,要那些貌美轻浮的干嘛?分了主人读书的心怎么办?风言风语传到了族里,连老妯娌,老叔婶们也愤愤不满,都议论文老太太是老糊涂了,文家族里出个读书人容易吗!文老太太气得不轻,只能偃旗息鼓。而如兰贡献出去的那个通房丫头,父母兄弟的命都捏在如兰手里,自然也不怕她能翻起什么浪来。这么多年的磕磕碰碰,明兰记忆中那个涨红着脸,捏紧拳头,去永远斗不过聪明庶姐的鲁莽丫头,那个只会霸道逞能的笨拙女孩,如今也知道怎么用心计了。如兰曾是明兰最羡慕的一个人,虽然她一直呆呆笨笨,有勇无谋,在墨兰那里吃了亏就来明目张胆地欺负自己。但她一直都是活得最自在的人,没有心机,更没有诡计,喜恶全放在脸上。可现在,她也变了,那天真的一面,也失去了。3,父系社会,男人制定出条条框框,把女子约束成统一的模子。女人想要在其中生存,并且生存得好,就必须放弃上天赐予自己的原先模样,一道道打磨,一次次锤炼,或圆滑,或世故,或风情,把自己扭曲成适合这副模子的形状。华兰是这样,如兰亦是这样,明兰又何尝不是。华兰在娘家时一副大姐大的样子,完全把自己当成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小家长。可嫁到袁家后,为了适应婆家的生活,生生磨掉了周身的锐气,学会了曲意逢迎,学会了忍气吞声,更学会了拉拢算计。在回程的马车上,华兰拉着如兰开始絮絮叨叨。“妹子呀,听姐姐一句话,回头跟妹夫到外地上任,一定要谨守本分,别在公事上指手画脚。那会儿你还小,不知道,娘在这上头吃了大亏,听了人家的好话,拿了人家的好处,就逼着爹爹办这办那……”如兰当然知道长姐的意思,轻轻的说了声:“姐姐放心,我不会走娘的老路。”嫁为人妻的女子,都不会再有做女儿时的心境。如兰在亲娘的身上吸取了教训,在林小娘的身上找到了可取之处,昔日莽撞憨直的小姑娘,也变成了会思考,会谋划,懂算计的人。这样的成长对于女子而言,到底是好,还是坏呢?明兰想想自己,昔日在盛家时就步步小心谨慎,周旋讨好,维系各种关系,现在嫁为人妇,好像只是换了个东家而已。这么想来,她并不需要经历华兰和如兰那样痛苦的转折期,也挺好的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